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漯河>>人文历史

【老漯河】黑龙潭老应村民怒杀鬼子兵

  9月3日,是每个中国人都该铭记的日子。8年浴血奋战,3500多万同胞伤亡,71年前的这一天,终于迎来民族的胜利。铭记那段血与泪写就的过去,纪念那场不屈不挠的抗争。今天,缅怀死难同胞,更提醒你我:勿忘历史,吾辈自强!


小编要给大家讲的是一个在咱漯河

黑龙潭镇老应村村民当年怒杀鬼子兵的故事

   1944年5月,郾城、漯河相继沦陷后,到处是一片恐怖气氛。城镇和附近乡村的居民四处逃难,逃往城东北黑龙潭老应村一带者甚多。
 
5月10日上午,驻在平汉路沿线后营村的两名鬼子兵,到老应村逼粮要柴。他们看到刚从县城来避难的姑娘,便兽性大发,强行拉到村民应广福家里奸污。临走时还抢了村民应丁友家一篓黄瓜。当地群众看到自己的姐妹凌辱,东西被抢时,无不咬牙切齿,义愤填鹰。 

第二天刚吃过早饭,老百姓怀着对日寇的极大仇恨,聚集在麦场边打麦子、刷葶子边骂着鬼子。他们中有刚过门三天的应得昌妻子以及嫂嫂、姐姐、外甥女等。突然两个鬼子从生杨庄出来,扛着枪、惦着鸡子,后面还跟着两个保丁向老应村走来。到村南岔路口,一个鬼子拐向小应村,另一个鬼子看到场上有几个妇女,便径直走来。妇女们站起来就往家跑,鬼子紧追不放。七十多岁的村民应占元指着鬼子的身影大声叫骂:“他娘的,这畜生不叫咱话了,咱还能叫他龟孙活吗?”得昌的父亲应运贤立即放下工具,大步尾追回家,正在碾场的应得钦看到父亲救护弟媳,把鞭子一搁也迅速向家跑去。

得昌媳妇刚刚藏进家中内室,那个鬼子兵也追到堂屋掀开门帘往里闯,这时,应得钦正好赶到,一个箭步上去将鬼子连人带枪抱在一起,应运贤见状,便大声叫喊:“来人呀!”随着喊声,村应奉记、应发子、应文奋、应麦岭、应克福、应得清、应丑、李善堂等一群小伙,把国仇家恨全部集中在这个鬼子身上,掂着棒槌、木棍、木碓碓(木石做成的捣米器具)劈头盖脸向鬼子打去,没几下,这个鬼子便一命呜乎了。应得钦、应文奋、应林等第人立即把尸体拉到拐子坑沿,用半截石碾子坠住腰,推到坑里。
 
去小应村的鬼子找不到去老应村的鬼子,便直奔老应,进村后见应运来三人便叫喊起来,写中文字问:“见我的日本兵的有?”应运来用手比划着向东南方向去了,另两个人比划着向东北去了,鬼子见他们撒谎,举枪向运来戳去,运来顺手抓住枪梢,夹在腋下,鬼子随机又拔出刺刀,狠狠地朝他刺来,运来撒手闪身,逃进过道,其余二人也拔腿跑掉,鬼子朝他们“叭”的一枪,子弹射进屋角。

当晚,一汽车荷枪实弹的鬼子兵,杀气腾腾地开进村里,逢家就搜,见人便打,到处乱翻,结果也没找到那个鬼子兵。临走时候打死一条狗,烧了三家的房子。

晚上,应得钦、应文奋、应新贤等人又把鬼子尸体从坑里拉出来,抬到东洼抛入一眼浇瓜的水井里,并在旁边又挖了一眼新井,把老井填平。然后,他们三家男女老少连夜外出避难去了。

5月12日黎明,老百姓还在沉睡之中,一队日本鬼子带着大批汉奸,包围了老应村。老应村以及邻村的男女老幼,还有逃难到这里的亲朋乡亲,全被赶到村边打麦场上。麦场周围架起了机枪,鬼子对群众逐个进行审讯、拷打,从早晨到中午,仍无一人暴露真情。正在日寇无奈之时,本村大财主应长件(外号大藤黄)像断了脊梁骨的赖皮狗,点头哈腰来到鬼子跟前献媚,并领着敌人在人群中找知情人。当走到应俊生跟前时便无耻地说:“你知道这事,说出来吧!”鬼子汉奸一听他是知情人,不由分说把应俊(聚)生拉出人群,劈头盖脑便打,扁担打断了几节,应至死不供。

在麦场上对群众进行审讯的同时,大藤黄.和其弟弟二藤黄带着三十多个鬼子在东洼地里找尸体,当走到老坟地时,鬼子用枪对准正在浇地的应丑,逼着他说出鬼子尸体下落,翻译官对他说:“太君问你知道不知道那个日本兵尸体埋在什么地方?”应丑说:“不知道”。鬼户急了用削尖的扁担,照他的心窝猛扎过去。应丑不畏强暴,坚持说自己不知道。鬼子将他推进井里,威胁道:“要不说就枪毙你”,应丑在井下坚持说“我是那个村的(指小应),根本不知道,要枪毙情开枪”话音刚落,残暴的鬼子就往井里填土,眼看就要埋住半个身子了,应丑仍然坚贞不屈。正在这时,填井的鬼子听说找到了尸体,应丑始得脱险。

 之后,日寇放火烧了一千三百多间民房和已收到场上的二千四百多亩麦秧。又将二百多名男女老幼聚在一起,架起机枪,准备进行血腥屠杀。 恰在这时,有两架国军飞机从南飞来,在村庄上空盘旋,随之又飞来十几架, 日寇见状,慌忙开车逃走,数百名群众才幸免于难。

如今,老应村的村民们将这一段村史绘制成画(本文插图便是),挂在村委会展览,以教育后人——

勿忘国耻家恨!

编辑于  2016-09-03 举报
游客
发言请遵守法律法规